浙江省银保监局:辖内银行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

浙江省银保监局:辖内银行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
原标题:浙江省银保监局下发通知,辖内银行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
  记者:傅碧霄

  近日,一份华东地区某银保监局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辖内存款市场若干问题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显示,该局要求辖区内银行不得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或与其他第三方中介合作的方式吸收存款,已经开展合作的,即日起下架相关存款产品,终止合作。
  经《华夏时报》记者核实,该《通知》为浙江省银保监局所发。浙江省银保监局发给记者的《通知》出台背景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非理性揽存现象有抬头态势,一些不合规的存款产品和存款吸收方式对区域存款市场秩序造成了明显干扰,推高了负债端成本,加剧银行自身负债结构的脆弱性和流动性管理压力,滋生出的资金空转套利现象,也直接影响了货币政策的传导效果。因此,该局决定在全辖开展存款乱象治理规范专项工作。
  《通知》针对结构性存款业务、各类定价计息不规范的“创新”存款、“以贷转存、以票引存”痼疾、存款组织中的不合规现象这四类突出的存款乱象,强调重申了既有监管法律法规中的相关要求。
  关于存款组织中的不合规现象。《通知》强调,不得“通过第三方中介吸存”问题在《关于完善商业银行存款偏离度管理有关事项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8〕48号,以下简称48号文)和《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以下简称《要点》)中都明确规定,48号文中“商业银行应进一步规范吸收存款行为,不得采取以下手段违规吸收和虚假增加存款”的规定中,第二条即是“通过第三方中介吸存”,《要点》则将“违规通过第三方中介、返利、延迟支付、以贷转存、以贷开票等方式吸存”作为整治的重点问题之一,以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作为中介吸存亦属于上述文件的规范范畴。
  各大平台纷纷下架互联网存款
  此前,监管层已对互联网存款业务的风险发出了警示。
  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表示,互联网存款产品的模式实质是通过第三方中介吸收存款的存款营销行为。平台为客户购买存款产品提供了购买接口,强势平台更深一步介入银行产品和服务的管理,限制客户在银行(含大型银行)渠道(如网银、手机银行等)对账户和产品进行查询、交易,只允许在平台操作,平台已成为银行网点服务的线上延伸,这类平台没有相关业务的金融牌照,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实质是“无照驾驶”开展金融业务,属非法金融活动。
  孙天琦还指出,互联网存款存在变相抬高存款利率、地方法人银行偏离业务发展定位、流动性隐患突出、资产端风险增加、不规范宣传、侵害金融消费者权益等问题。因此,他建议研究出台针对高风险银行吸收存款行为的有关法律法规,完善审慎监管指标和有关规则,并严格规范互联网、APP等数字平台涉及金融产品和服务的行为。
  孙天琦的讲话在行业内引起不小震动。
  此后不久,就有用户发现支付宝互联网存款产品已下架。蚂蚁集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根据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存款行业的规范要求,目前蚂蚁平台上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均已下架,只对已购买产品的用户可见,持有产品的用户不受影响。蚂蚁会认真落实监管相关规范和要求,用科技手段更好地支持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表示,支付宝下架部分存款业务,是互联网存款业务监管趋严的一个重要表现。数字经济时代,传统金融机构在数字化转型的同时,业务也不断向线上迁移,这也给监管带来新的挑战。
  按照监管最新要求进行业务调整的不只蚂蚁一家。短短数日内,腾讯理财通、京东数科、百度旗下度小满、携程金融、陆金所,小米旗下天星金融等十余家互联网平台也纷纷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对此,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李广子认为,监管部门释放了明确的政策信号,此类业务将收紧,继续开展此类业务将面临较大的政策风险。他指出互联网存款稳定性较差,存款人可能为追逐更高的收益将存款转到其他银行,对银行流动性管理带来较大挑战。而且互联网存款利率较高,增大了银行的资金成本,迫使银行为追求更高收益而将贷款投向高风险项目,提升了银行风险,也推高了实体经济部门的融资成本。
  “吸储难”的中小银行何去何从?
  “互联网存款管理趋严,受到冲击最大的群体是中小银行,因为中小银行的资本补充渠道不及大行,对存款的依赖程度较高,尤其民营银行由于缺乏网点,更加依赖线上吸储,中小银行的负债端将面临挑战。” 苏筱芮这样说道。
  李广子也认为,部分民营银行缺少物理网点,主要依赖线上渠道,可以通过在第三方平台推出互联网存款筹集资金。互联网存款产品下架对部分对此类业务依赖程度较高的民营银行将会造成冲击。
  记者在行业内了解到,中小银行网点较少,开展业务受到地域限制,因此吸存揽储压力较大,很多银行从业人员对记者表示,今年的形势十分艰难。某家涉及互联网存款业务的银行虽然也知道近期的监管方向,但还是希望“产品在网上多卖几天”。
  那么,互联网存款之门一旦关闭,原本就面临较大存款压力的中小银行能否在别处打开一扇窗呢?对此,苏筱芮给出如下建议:
  首先,厘清业务结构,监管原话称,“部分银行依靠互联网平台吸储,存款结构大变”,“有的占存款的比例已达70%”,“一定程度上替代了同业融资”,从中可推断出,监管认为依靠互联网平台吸储占比过高存在风险,机构需要厘清自身的业务结构与规模占比,放缓步伐,通过加强同业融资来逐步降低互联网吸储的占比。
  其次,评估监管指标,如流动性匹配率、优质流动性资产充足率、核心负债比例等重要监管指标,进行压力测试,制定线上挤兑相关的处置预案。
  随后,加紧平衡收入结构,做好客户精细化运营,新规来了,利率降了,客户都跑了怎么办?需要居安思危,做好客户留存,不能过度依赖高利率吸储,新规已在路上,现阶段重要的是预判形势,及时调整,果断放缓甚至终止饮鸩止渴的行为。
  

扫二维码 领开户福利!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戴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