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人团投票将决定特朗普“命运” 美多地发生冲突

选举人团投票将决定特朗普“命运” 美多地发生冲突

  选举人团投票将决定特朗普“命运”,专家担心美国未来可能发生武装冲突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约记者 林日】当地时间14日,美国50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将举行选举人团投票,正式确认拜登为下一任美国总统。传统上,这一投票只是象征性程序,不过因为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及其盟友一直否认并试图推翻今年大选结果,因此今年的选举人团投票格外引人关注。就在13日播出的福克斯新闻节目上,特朗普表示:“事情还没完。我们将继续(挑战选举结果)。”这位美国总统的支持者也没有放弃,不仅和特朗普的反对者发生冲突,甚至将怒火烧向共和党,威胁如果该党不支持特朗普,他们将摧毁这个政党。有专家担心,美国未来可能发生武装冲突。

  决定特朗普“命运”的投票

  据CNN和《纽约时报》等媒体13日报道,各州选举人周一将通过纸质选票选举总统和副总统。各州投票的时间不一,有的州在上午10时投票,但大部分州在下午投票。投票地点通常是在州议会大厦,特拉华州选举人将在一座体育馆碰头,内华达州将举行线上投票。大部分州都会提供选举过程的直播。各州议会大厦周围都有安全措施,以防发生骚乱。

  拜登在今年大选中拿下306张选举人票,远超过入主白宫所需的270票。特朗普只得到232票。《纽约时报》称,33个州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法律规定选举人根据该州的普选结果投票,所以这些地方应该不会出意外。还有17个州则不约束选举人投票,这意味着他们可以投给自己选择的人。据法新社报道,1948年以来,美国有16名选举人并未按照所在州普选结果投票。CNN评论称,周一的选举人团投票将检验美国政治制度的韧性,并决定特朗普的命运。

  按照程序,选举人投票后将进行点票,选举人要签署证明结果的证书。这些证书将与州长办公室提供的公示该州投票总数的证书相配。这些证书一式六份,寄给担任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彭斯、各州州务卿等人。1月6日,国会参众两院将举行联席会议正式清点选举人票,并宣布获胜者。至此,新一届美国总统当选程序才算全部完成。

  共和党计划挑战投票结果

  特朗普迄今仍然没有认输的打算。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强调,事情还没完,自己将继续战斗。特朗普13日发表推文称,今年大选是美国历史上最腐败的选举,“在腐败和违规行为被全程记录下来的情况下,各州(政府)和政治人士如何确认选举?”这位美国总统还将怨气撒到一些共和党人身上,质问他们为什么接受“愚蠢的邮寄选票”,指责部分共和党人竟然允许民主党人公然“欺骗”民众,企图“窃取”选举结果。美国最高法院和司法部长巴尔也没逃过总统的埋怨。特朗普表示最高法院让他失望了,并问巴尔为什么不在大选前公布司法部门正在调查拜登儿子的事情。

  据路透社14日报道,一旦选举人团投票完成,特朗普推翻大选结果只剩一个办法,那就是阻止国会在1月6日确认计票结果。《纽约时报》解释称,选举人票计票过程不允许进行辩论,但在结果公布后,国会议员可以通过书面形式对结果提出异议。两院将对异议分别进行辩论,之后投票决定是否否决被提出异议的选举结果。

  保守派联邦众议员、共和党人布鲁克斯誓言将在下月国会审议投票结果时提出异议。不过多家媒体称,这一做法不太可能成功。异议必须在国会两院以简单多数通过才能成立。民主党控制着众议院,因此布鲁克斯在那里是注定要失败的。在参议院,许多共和党人已经宣布拜登是候任总统。

  多地集会发生冲突

  围绕选举结果之争,美国政治和社会的撕裂也已经达到极为严重的程度。据美媒报道,特朗普的支持者12日在美国部分城市举行游行,抗议总统选举结果。当天晚些时候,极右翼团体与反特朗普人士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发生冲突,有4人被刺伤并需要住院治疗,警方逮捕了23人。华盛顿州首府奥林匹亚市也发生暴力事件,在冲突中,有1人遭到枪击,3人被捕。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反对大选结果的抗议活动上,特朗普的支持者甚至威胁称,如果共和党不竭尽全力让特朗普继续执政,他们将摧毁共和党。

  《华盛顿邮报》评论称,特朗普对“选举舞弊”的指控,为潜在暴力事件火上浇油。密歇根州是美国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州之一。最近几天,该州的紧张局势达到了沸点。来自底特律的非裔州众议员辛西娅·约翰逊透露,她多次遭到暴力威胁,包括威胁对她处以私刑。有专家表示,受特朗普的影响,在州和地方层面,官员遭到的威胁和恐吓的事件正在增多。马里兰大学社会学教授费雪说,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民众在社交媒体上相互指责,甚至都要拿起武器了。她认为,美国有发生武装冲突的风险。

  据英国《金融时报》14日报道,资深共和党人担心,特朗普拒不接受大选结果和鼓励支持者抗议的态度,可能会损害该党在佐治亚州为两名参议员候选人拉票的努力。路易斯安那州联邦参议员卡西迪等共和党人呼吁特朗普接受选举结果,“如果发生内部分裂,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保守主义运动以及我们的政党就无法站起来。出于这些原因,到了某个时候我们必须团结起来。”

【编辑:张楷欣】